首页 >> 文化要闻

年味小变化 时代大变迁

2018-03-02  来源:河南日报

编者按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传统佳节,伴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在体味春节的浓浓亲情和传统年味儿的同时,也会发现春节这一古老的节日也悄然融入了很多新鲜元素,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节日期间,河南日报群工部记者通过体验不同形式的过年方式,用笔记录时代变迁背景下人们对传统的守望与传承。⸈꼈㨈6

养老院里的新年

□本报记者刘新平

欢乐、祥和、喜庆的春节刚刚过去,象征着团圆美满的元宵节又将接踵而至。位于郑州市沙口路北端的一家养老院,虽是过年期间,一切还是那么有条不紊。除了一楼是办公室和食堂、大厅和多功能厅外,二楼至七楼都是各种需要照顾的老人。这些老人或年龄偏大,行动不便;或身体有这样那样的疾病,只能靠轮椅代步;或因为疾病失能失智。

因为岳母也在这里养老,记者经常来这里看望老人,慢慢地与这里的护工熟络起来。

“越到这时候,越要精心照顾。”在院四楼的一个房间内,老家信阳的护理员康大姐正用豆浆机将面条打成浆,准备给失能失智的岳母喂饭。她手里边忙活着,边与记者聊天,“平时我们一般是一个护工照顾两三个老人,要过节了,有些护工忙了一年,就请假回家了。我们这时候就要多照顾几个老人,也就更忙些”。

“过年没有回家,又要过正月十五了,你还回不了家吧?”记者问道。

“在哪儿过节不是过?我们要是都走了,这些老人咋办?”说着,康大姐指指躺在床上的老人,“特别是这样的老人,就是你想接回家,我们还不放心呢,你们没有受过专业培训,一天三餐给老人喂饭都没有办法。”

“那辛苦你们了。”记者向康大姐表示感激。“谈不上辛苦。照顾老人是我们该做的。再说了,要是一过节我们就回家,得有多少人过不好节,你说是不是?我们辛苦一下,多少家庭就可以安安稳稳地过节了。”康大姐的话不多,却透露出使命感和责任心。

说起养老院内的老人,有着多年老人护理经验的李副院长告诉记者:“现在基本上进入老年社会了,老人越来越多,养老也越来越受关注。其中,养老院也是养老的方式之一。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了,很多家庭没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来照顾老人,就选择养老院养老。这就给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特别是过年期间,我们一些护工要请假回家,可院里这些老人需要护理,我们不可能给所有护理人员都放假,就需要有人做些牺牲。虽然我们的护理人员没有休息,但可以让更多的人更好地休息,然后更好地工作。”李副院长说。

从养老院办公室出来,刚好看见一家企业的员工来养老院慰问和做义工。满载着米面油等物品的面包车满满当当,几个年轻人正在卸车。“也许将来我们也要到这里来养老。”年轻人一边干着活儿,一边议论着,“今天来看这些老人,其实就是在看我们的将来。”⸈꼈㨈6

“大红包”变“红包雨”

□本报记者赵琳娜

正月初五,准备带老公和女儿去参加老赵家的大聚会。才下午三点,表妹就忍不住在微信群里召唤大家,“先来家玩儿会儿,晚一点儿再一起去饭店吃饭。”

途中,女儿雀跃不已,“妈妈,我最喜欢你们老赵家的聚会了,好热闹,特别有过年的感觉”。我忍不住捏了她的小鼻子,“你这个小可怜,让我来给你讲讲什么叫过年。”

记忆中,差不多和女儿这般大小的时候,过年是从坐在自行车后座上,顶风冒雪地向奶奶家赶去的归途开始的。一回到奶奶家,喧闹的大家族的人群,满院子撒欢儿的孩子就像浓浓的年味儿一般扑面而来。记不得吃过什么,总觉得饿的时候跑到厨房,偷吃一块儿炸好的酥肉或者丸子就是最好吃的年味儿。初一一大早,给长辈们挨个拜年,拿到了红包,一大群孩子向着农村的小卖部呼啸而去。鞭炮、糖果……如今看来平淡无比的物品却能引爆儿时心底最热烈的欢愉。

在给女儿的讲述中,似乎又重回了记忆中的村舍和田间地头。车程不远,在回望的津津有味中,表妹家已经到了。不知道是谁提议,今年我们只拜年,不发红包了。究其原因,叔叔伯伯姑姑们都觉得,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我们家的红包也是水涨船高,数百元甚至上千元的红包被孩子左手接过来,右手转给了大人,实际上成了大人之间的红包互换,麻烦不说,也越发觉得没了年味儿。

除了不发红包的新规,老赵家的新年欢聚还从农村的灶头转移到了城市的饭店。二十多口人都围着桌子坐下,举杯畅饮,年近九十的奶奶满面笑容,直说,高兴!高兴!

酒菜过半,提起不发红包的新规,总觉得对不住孩子们。于是,开始有人在家人群里发红包,这一发不可收拾,一片红包雨接踵而至。“我抢到红包啦!我抢到红包啦!”5岁的小侄女拿着妈妈的手机兴奋得手舞足蹈。不唯独孩子,大人们也加入了抢红包的行列,点开一个个未知的小红包,惊喜、意外、兴奋,各种小确幸。

“妈妈,过年最有趣的是抢红包,明年我们还抢红包好不好?”女儿抱着手机,开心满足,并且已经开始憧憬来年。我想,也许若干年后,她记忆中的年味儿就是家人们在对新年的美好祝愿中的那一片红包雨。时代在变迁,科技在进步,年味儿也在悄悄地改变,也许不需要再纠结,不需要再留恋,有新的年味儿值得我们品味!⸈꼈㨈6

拜年的出行方式变了

□本报记者汤传稷

正月初一,我开车带着一家人回新县老家。早晨6点出发,上午10点半就赶到了老家。回想起1993年时去郑州,起早赶车,要转几次长途汽车,夜里8点多才摸到,禁不住一番感慨。

快到老家的村庄前,眼前一亮:一条新修的水泥公路一直通到村子里!过去,村口前这个名叫南岗的地方,是有名的烂泥岗。一到下雨天,狭窄的小路上满是泥泞,不要说骑车了,步行都很困难。

到了村子里,看到路边停放的车辆非常显眼,有小轿车、越野车和商务车,牌照有豫、京、浙、皖、鄂、闽、粤等。开车回村的村民大多是回老家拜年的,他们的房子大多买在镇上或县城。整个村子原本有六十多户人家,至今仍坚守在老家村子居住的村民大约有二十户人家。

按照老家的风俗习惯,正月初一是给本村人拜年的日子。不论大人还是小孩子,都挨家挨户上门拜年。如今,这风俗习惯依然保留着。只是,由于村中留守的主要是一些老年人,孩子们大多随父母到镇上或县城居住了,村中来回奔跑的孩子已经很少了。

将近中午时分,村中停放的车辆陆续驶出,回老家拜完年的村民要回镇上或县城去了。回想当年,全村人在正月初一这天都聚齐了,上午相互拜年,中午约上要好的朋友在家中喝酒,下午三五一群聚到一起打牌或者闲聊。如今,村民们见面依旧很亲热。只是,相聚时间少了,大家匆匆见面,寒暄一番,来不及深聊就又各奔东西了。

不但是本村人之间拜年节奏快了,就是给亲戚拜年所用的时间也缩短了。

我的印象中,老家从前给亲戚拜年,从正月初二开始,一天跑一家,可以一直跑到正月十五。那时基本步行,亲戚家远的有十几公里,近的也有几公里。经常早晨天刚亮就起床,到亲戚家吃过午饭再回来,到家往往已是傍晚了。正月十五以里的日子,基本上是在走亲戚和吃吃喝喝中度过的。

正月初二这天早饭后,我与许多有车的村民一样,出门给亲戚拜年。一路上经过的乡镇或村庄,基本都是水泥路,路上所用时间并不是很多,算下来一上午跑了8家亲戚。正月初三这天,我们开车又走了几家亲戚,需要拜年的亲戚都走到了。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从前需要近半个月时间才能拜完年,如今只用两天时间就完成了。

风俗依旧,亲情依然,只是节奏大大加快了。感受并享受到现代交通便利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觉得有些遗憾:来去匆匆,亲友间说知心话的时间变少了,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赶得那么急,搞么事?”⸈꼈㨈6

家乡节礼之变

□本报记者韩春光

2018年的春节刚过,老家堂屋的客厅里堆满了亲戚们拜年提来的节礼,节礼都是成箱的点心、饮品、水果等,这让年近七旬的父亲感到非常知足,内心充满了幸福感:“咱农民现在过个年,光亲戚们提的节礼就吃不完、喝不完。如果放在十几年或二十几年前,这些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记得我小的时候,每年一进入腊月,老家所在的原阳县齐街镇,还有邻近的延津县城,大大小小的集会几乎天天有,赶集赶会的人特别多。集会上卖的最让人眼馋的商品之一,就是春节之后走亲戚要备的节礼。那时的节礼,基本上只有两种——一种是用绵软树枝或细小藤条串起来的柿饼;另一种就是用草纸包装、纸绳简单捆系的点心,上面压放有一方巴掌大小、象征吉祥的红纸,单包重量仅有一斤。

记忆中,为了能省下一点钱,爷爷带着我到齐街或是到延津不论赶集还是赶会,都不会买人家串好的柿饼,总是买回来一些没有串成串儿的散装柿饼,回到家再自己一个个地将柿饼串起来。那时,我最大的乐事就是发挥自己的特长,爬到家门口的柳树或榆树上,寻找细小、绵软的枝条折下,然后交给围坐在煤火旁的爷爷奶奶,让他们串柿饼用。柿饼串好后,奶奶会将其一串一串、整齐地放到篮子里面,上面再盖上一条干净的毛巾。一进正月,一家人就可以挎着篮子走亲戚了。

根据当时我们家乡流传下来的规矩,不管到谁家走亲戚,都是亲戚自己动手留节礼,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他们往往只拿出一串柿饼留下来。当时在老家的许多乡村,柿饼的甜香会在整个正月里一直持续,至今依然留在许多人的记忆里。

记得再往后的几年里,随着农民的日子逐渐变得富足,消费能力和生活水平逐渐提高,过年走亲戚拜年的节礼——一串一串的柿饼逐渐被一封一封的点心所取代。

时光飞逝,时代变迁。现在春节的节礼,已经变成了一大箱一大箱的点心、饮品、水果等。不仅仅春节的节礼如此,就连端午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的节礼也是如此,不是整箱整箱的,就是成提成提的。留节礼由只留一串柿饼或一包点心,已经改为亲戚提来多少,就留下多少。老家农村农民的生活,真的是富裕起来了!

我父亲说,随之而来的烦恼是,包装箱、塑料袋、饮料瓶、易拉罐等节礼包装垃圾日益增多的问题。这一问题也确实需要在建设美丽乡村、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过程中,给予高度重视,逐步加以解决。这样,才能让乡村更美好,生活更有味。⸈꼈㨈6

回娘家,网购年货先进门

□本报记者翁韬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后还背着一个胖娃娃”,大年初二的回娘家省亲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一件大事。给父母、亲戚们带的大包小包的礼物总是要把汽车后备厢塞得满满的,再加上全家的行李箱,用媳妇的话说,每一趟回外地娘家都像是一次“搬家”。

往年年前采购年货的时候,我们两口子都会列一个长长的采购清单,把要给家人亲戚买的礼物都写清楚,去超市照单采购齐全,然后分装打包扛回家,等初二一大早出发的时候,再次把大包小包的礼物搬到汽车后备厢里,挈妇将雏,一趟省亲的行程下来人都累得够呛。

但是,今年的回娘家之旅却有了一些不同,初二出门不再手提肩扛大包小包,只带着一家人的行李箱就开车出了门,一路上一家三口轻松了不少。

今年走亲戚的不同来自爱网购的媳妇,年前她早早地就在网上采购了礼物,让商家打包装箱,提前快递到了家。在她看来,这种“礼物先到”的走亲戚方式,“省时又省力,该有的家人间的亲情和心意也都没落下,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到了岳父母家,之前给二老网购新鲜车厘子、外国红酒、干果等已经摆上了餐桌,一家人围坐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谈话中,岳父岳母也都非常赞同这样的新方式。“以前过年,你们一家人带着孩子,还要拿那么多东西,回家一趟累得不行,都顾不上多说说话。”岳父说,“其实啊,逢年过节,我们老年人最需要的就是一家人开开心心、和和美美地团圆团圆!人到了,比买啥东西都强!”

岳父的话让全家人都点头赞同,岳母接过话茬:“咱们邻居老李家儿子在上海工作,一年到头几乎不回来,平时倒是隔三岔五给老李快递东西。”岳母接着说,“年前的时候,我碰见老李两口子在家忙活,准备了一大堆吃的,说今年儿子要带着孙子回家过年,可结果到了年跟前,儿子打电话说全家要出去旅游,不回来了。大过年的,老两口在家里冷冷清清。”

“其实,老人也都知道儿女在外打拼不容易,压力大,也不图儿女为家里买啥东西,逢年过节能回家,平时能抽空多回来看看,跟老爸老妈聊聊生活、谈谈工作,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岳父说。

时代在发展,过年的方式也随着在改变,但是亲情这一中国人家庭精神的核心始终不曾改变,也不应该改变。⸈꼈㨈6

旅游过年,团圆的感觉没变

□本报记者聂娴

春节长假期间,大批的春运大军返乡过年。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千篇一律待在家里,而是选择和亲朋好友一起走出家门,感受不一样的年味。

“平时工作太忙不能请假,春节正好一家人都有时间,一家老小5口人决定去三亚过年。”记者的同学小林,今年就过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春节。

每年春节,是小林一家人和父母团聚时间最长的时候,也是小林父母最忙碌的时候。家里的亲戚朋友往来不断,父母要张罗着饭菜,还要迎来送往,一个假期下来老人累得腰酸腿疼。

“与其一家人忙忙碌碌地准备年夜饭、守岁、拜年,不如带上家人旅游过年。”小林今年过年有了新打算。带着老人和孩子跟团旅游,担心吃不好,又怕赶时间,小林决定全程自驾游。

大年二十七,孩子的课外班课程结束后,夫妻二人带着孩子开车从郑州出发到潢川老家接上父母,然后按照提前规划好的出行路线,过武汉,穿长沙一路南下。当除夕的钟声敲响时,小林一家人在三亚迎接新年的到来。

提起这次的长途旅行,小林的儿子直言,“我都有点乐不思家了!”中招的倒计时压得孩子喘不过来气,对他而言,出门旅游不仅是一个放松的机会,还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小伙子不仅要搜集各个景点的典故,承担了旅途中照顾老人的任务,他帮忙在网上查找住宿,搜索美食。小林对儿子赞不绝口,“孩子懂事了,都会替我操心了。”

这个春节,小林的儿子每天都在朋友圈晒出自己的所见所闻,照片中、视频中,一家人都是开开心心。

今年春节,记者有不少亲朋好友旅游过年,微信朋友圈变成了旅游摄影大赛,有北国风光、椰树沙滩、江南水乡……记者发现,随着老百姓收入的增加,消费需求不断升级,大家的观念也都在转变,走出家门在外过年的人数明显增多,大家旅游的脚步也越走远,有不少家庭走出了国门,到异国他乡体会不同的风味。

旅游过年成了一种时尚,它并没有让年味减弱,反而给传统的过年方式带了些新意。一家人能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一路上说说笑笑,让子女和父母间有了更多的交流,开阔眼界的同时,也欣赏了美景,品尝了美食。正如小林所说,过年的地方变了,但团圆的感觉没变。⸈꼈㨈6

策划王国庆统筹郎志慧编辑翁 韬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