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要闻

“许昌人”考古成果跻身2017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2018-02-28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 记者李岩

大河报记者从省科技厅、省文物局获悉,2月27日,科技部发布2017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评选结果,我省学者李占扬团队“许昌人”研究成果榜上有名,这是科技部发布13次年度十大科学进展后,我省学者主持的科研项目首次获此殊荣。

这一进展题为“中国发现新型古人类化石”,专家组在颁奖词中说,“在河南灵井许昌人遗址发现的头骨化石,填补了古老型人类向早期现代人过渡阶段东亚地区古人类演化上的空白,是中国学者在古人类学研究领域取得的一项重大突破,中国人正在改写人类起源的历史”。

评选结果公布后,大河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占扬。2014年启动的“许昌人”头骨化石研究,李占扬是项目负责人,并承担地质地层等方面研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承担头骨化石研究和年代学方面的研究。经十余年的考古发掘和近三年的联合攻关,李占扬为第一作者的论文《中国许昌出土晚更新世人类头骨研究》发表于2017年3月3日《科学》杂志上,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影响。此项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山东大学环境与社会考古学科创新引智基地等基金项目的支持。

研究显示,距今10.5万-12.5万年,东亚大陆生存着一类具有东亚中更新世直立人、欧洲尼安德特人和早期现代人混合形态的特殊人群。表明晚更新世早期,中国境内可能并存有多种古人类群体,不同群体之间有杂交或者基因交流产生。“许昌人”为中国古人类演化的地区连续性以及与欧洲古人类之间的交流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支持。

据介绍,东亚现代人起源研究项目,以李占扬教授主持发掘的河南灵井许昌人遗址为依托,已连续开展了13年,2007年和2014年分别发现“许昌人1号头骨”和“许昌人2号头骨”,被评为200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该遗址出土有丰富的人类化石、动物化石和人类文化遗物,对于探索现代人起源,了解早期人类的行为艺术,都有着极大的潜力。目前,省科技厅已设立“河南省东亚现代人起源国际联合试验室”,试验室负责人李占扬已组织若干个国际团队对这些热点问题进行集体攻关。

“中国科学十大进展”遴选程序分为推荐、初选和终选3个环节。《中国基础科学》《中国科学院院刊》《科学通报》等5家编辑部推荐年内270项科学研究进展,项目涵盖自然科学和交叉学科的各个方面。初选邀请专家从推荐的项目中遴选30项进入终选。终选采取网上投票,邀请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2000余名专家学者进行网上投票,得票数排名前十位的进入2017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对话

“中国的古人类学研究,不再边缘化”

记者:您是一位知名考古学家,此次获得的是一个“科技奖项”,您怎么看待这个奖项?

李占扬:近年,我国的基础科学发展很快,得益于国家对科学事业尤其是基础科学的大量投入,科学家赶上了好时代。这次“许昌人”研究项目能获此殊荣,是对我们团队中外科学家的最大鼓励。人类演化研究虽然不能解决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但能在世界上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提高国民的文化自信,外国同行说中国正在改变人类演化的历史,正如国外同行评价的那样,中国正在改写人类的演化历史,这是非常令人激动的。我国的古人类学研究已经受到国外同行的高度重视,不再被边缘化。

“这是集体荣誉,感谢团队的合作”

记者:在此次考古科研过程中,团队的合作是不是很重要?

李占扬:我虽然在灵井坚持考古发掘12年,发现了“许昌人”,但就科研成果而言,我要感谢我们的团队,感谢众多科学家的支持和付出。这个荣誉,可以说是集体的荣誉。

我是考古出身,在地质地层方面也有些专长,但术业有专攻,比如人类化石就必须要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研究所吴秀杰研究员和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埃瑞克来完成。另外,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周力平教授等用光释光等方法,测定可以信服的“许昌人”年代数据。还有其他科学家,也给予了重要的支持。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

“许昌人”跟“炎黄”部落连不上

记者:一些人认为,许昌人的研究挑战了学术界流行的中国现代人源自非洲的说法,您怎么看?“许昌人”与“炎黄”部落有什么关联?

李占扬:“许昌人”的研究成果只解决了从中国猿人和中国华北地区早期现代人之间的缺环,“许昌人”之后这一地区又进入了一个文化上的空白期,到距今1.35万年,才有新的人群到来,这就是灵井许昌人遗址第5层的细石器文化。细石器文化是外来的,不排除从非洲经欧洲、西伯利亚,再从华北北部传过来。大约一万年前左右,随着全球气候转暖,这些使用细石器的猎人消失了。所以“许昌人”和后来的人群例如传说中的“炎黄”部落连不上。

记者:2017年,您带领中国第一支现代人起源考古队赴肯尼亚考古发掘,为什么要去非洲做研究,目前的考古成果对于中国现代人研究有哪些帮助?

李占扬:我们去非洲发掘就是想解决灵井许昌人遗发掘中不能解释的疑惑,例如同时期的非洲石器长什么样?人类行为技术怎样?来验证“许昌人”是不是从非洲来的,这是去的初衷。但是,发掘后又遇到一大堆新问题。去非洲发掘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了当地早中晚三期文化,细石器和灵井的非常接近,所以说,如刚才所说,灵井的细石器可能是外来的。

今年还将继续发掘“许昌人”遗址

记者:针对灵井许昌人遗址,今后还有没有发掘计划?

李占扬:自2007年首次发现“许昌人1号头骨”以来,“许昌人”研究成果关注度很高,也引发了公众对现代人起源的浓厚兴趣,但还有很多谜团待解。

通过近年的研究,我们发现“许昌人”制作的刻画艺术品,是目前世界最早的。艺术的产生是划时代的,但材料未发表,现在还不能说太多。“许昌人”的研究侧重形态学方面,我们也试图作了遗传学方面的尝试,请遗传学家提取DNA,但是没有成功。因为化石是长期埋于地下,通过含碳酸钙的水长期置换形成的,形成化石后,原来的物质被置换掉了。但封闭相对较好的牙齿上可能提取到胶原蛋白(获得DNA的必要条件),但目前还没有发现牙齿化石。这些都是今后我们工作的重点。今年,我们已经申报了60平方米的遗址发掘面积,还将继续努力,争取有新的收获。

(本版照片由李占扬提供)

链接

2017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名录(按得票多少排序)

1.实现星地千公里级量子纠缠和密钥分发及隐形传态

2.将病毒直接转化为活疫苗及治疗性药物

3.首次探测到双粲重子

4.实验发现三重简并费米子

5.实现氢气的低温制备和存储

6.研发出基于共格纳米析出强化的新一代超高强钢

7.利用量子相变确定性制备出多粒子纠缠态

8.中国发现新型古人类化石

9.酵母长染色体的精准定制合成

10.研制出可实现自由状态脑成像的微型显微成像系统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