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要闻

连接“一带一路”传承中华文脉 千年大运河盛世续辉煌

2018-02-28  来源:大河网

□本报记者温小娟

舞狮子、踩高跷、跑旱船……2月24日,农历正月初九,浚县古城内游人如织,锣鼓喧天,热闹欢腾的民间社火表演吸引了数万民众赶来观看。

每逢春节,这座运河边上的古城便张开双臂迎接八方来客。跑旱船作为浚县社火中独具特色的一种表演形式,与大运河密切相关,表演者以陆地代水,以足代行船,身着花布船道具,另有一艄公在旁划桨……其角色大多取自民间故事,形象地再现了大运河沿线千古流传的民俗。

我省作为大运河的重要源头,拥有哪些重要的历史遗存?运河沿线又留下了哪些文化遗产?流淌千年的大运河如今焕发着怎样的勃勃生机?

一条水脉贯通南北古今

1400多年前,隋炀帝杨广下令开凿通济渠、永济渠,经过隋朝和唐朝艰苦不懈的开凿、疏浚和整修,形成沟通南北的水运交通大动脉,史称隋唐大运河;1400多年后,大运河沿线的古都洛阳、开封等城市成为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

河南境内的大运河遗产主要指隋唐大运河通济渠河南段、永济渠河南段及京杭大运河会通河台前段,包括洛河、汴河、卫河、会通河4个遗产段落,流经洛阳、郑州、开封、商丘、焦作、新乡、鹤壁、安阳、濮阳等9个省辖市和巩义、滑县、永城3个省直管县(市),遗产面积200平方公里。

今有南水北调,古有南粮北运。郑州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刘庆柱说:“隋炀帝时期组织开通的通济渠、永济渠,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在中国历史上首次形成了以洛阳为中心,贯穿中国南北的隋唐大运河体系,通过漕运形成了南粮北运的格局。”

刘庆柱说,隋炀帝开凿大运河最重要的功能是政治功能,目的是为了沟通南北,巩固国家统一成果,而洛阳回洛仓遗址、含嘉仓遗址,浚县黎阳仓遗址等一系列考古发掘,有力地印证了隋唐大运河保障国家重要军事政治行动的重要功能。“当然,隋唐大运河的开通也带来了经济和文化的交流,打通了内外交往的大通道,河南巩义窑的唐青花、唐三彩陶瓷等,通过大运河传播到日本、印度等国家,扩大了中华文明的影响力。”

郑州大学大运河文化带课题组专家认为,它开创了城水相依的规划理念,影响了后世一千多年中国运河都城布局和城镇形态。而魏国都城大梁(今开封)是中国历史上以都城为中心,构建运河水网的开创者。同时,它促进了沿线村镇乃至城市建设的繁荣发展,造就了开封、商丘、卫辉、浚县、道口等一批运河上的明珠。

一带城郭孕育中原文明

初春时节,记者驱车来到洛阳市瀍河区小李村的回洛仓遗址。“隋代皇家粮仓”东西长1140米、南北宽355米,700多座仓窖东西成行、南北成列,气势恢宏,让人深感震撼。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说,回洛仓遗址于2004年被发现,整个仓城可以储粮3.55亿斤。这是目前国内考古发现仓窖数量最多的“皇家粮仓”,由此可见隋朝的富裕与强盛,以及农业、运输、仓储的发达。

回洛仓遗址只是千年运河文化遗产的一个缩影。千百年来,大运河流经河南区域的文化遗产灿若星辰,沿线拥有世界文化遗产项目5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29处,国家非遗项目66项,并坐落着郑州、开封、洛阳、安阳四大古都,商丘、浚县等7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不仅有河道、码头、河堤、水工设施等物质文化遗产,还孕育了许多与其密不可分的文化与习俗,如江河号子、木版年画、民间社火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化”了运河生活。

2月24日,迎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道口镇运河边打拳习武的身影陆陆续续多了起来。“每天早晨,各个年龄段的武术爱好者都会聚集在这里练拳。”滑县圣宗字拳武术协会会长马兆海告诉记者,他练的大圣门字拳到他这一代已是第8代传人,有300多年的历史,被列入省级非遗保护项目。

而这里的习武之风还得从运河航运说起。马兆海说,南来北往的货船催生了古镇的繁荣,也带来了安全问题,这就需要勇猛的习武之人护航和看家护院。如今,镇上的武馆招牌并不鲜见,仍有许多人将孩子送至武馆学艺。

在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文本中,有这样一句话:“今天的运河沉静而平稳,让人难以想象历史上的惊心动魄,然而每一股细流都无声诉说着中国古人世代的勇气、决心、智慧与牺牲。”这种精神固化在运河沿线的堤、坝、堰、闸、码头、桥梁等水利工程中,滋养着世世代代的中原百姓。

一河清流辉映千年历史

“你看,水边的游园、栈道、草坪、芦苇以及成排的树木、嬉戏的水鸟,之前这里只是一片荒滩,河道还很窄,这几年的变化真大。”2月25日,在索须河花王桥附近散步的郑州市民周先生感叹。据了解,2014年开始,郑州市投入2亿多元对索须河进行分段提升治理。如今,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隋唐大运河通济渠郑州段,天河路索须河桥两侧沿河绿化栈道、遗产标识等景观区已经建好,成了市民娱乐休闲的好去处。

近年来,河南各级文物部门拓展大运河遗产从地理空间向文化空间的延伸,创新传承展示方式,努力让文化遗产“活”起来。目前,大运河沿线依托运河文化资源有了清晰的规划图。

以洛阳为例,依托回洛仓、含嘉仓遗址建设考古遗址公园;利用洛阳山陕会馆筹建了隋唐大运河博物馆;对洛河、瀍河等运河故道采用生态清淤、生态修复、景观提升等方式,建成了纵贯洛阳市区的洛浦公园,打造了城市的绿色廊道、生态轴线,再现了山水相间、城水相依、林水一脉的运河两岸风光。

开封市则利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进行宋代文化发掘研究,突出开封宋风、宋韵文化符号的强化与传播,启动了新郑门城摞城片区、州桥—相国寺片区、东水门—禹王台片区规划,力图再现千年帝都汴河润城的文化风貌。

今年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启动大运河文化带发展规划。对此,省文物局局长田凯表示,将以此为契机,整合运河资源,加强顶层设计,突出河南大运河沿线文化遗产的特色优势,编制河南大运河文化带“一条河看遍中原文脉”的线性规划。推动大运河文化遗产展示,彰显其文化功能,推动沿线城市建设、生态文明和经济社会发展。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