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要闻

确山提琴奏响丝路“好声音”

2018-02-06  来源:大河网

□河南日报记者杨晓东

2月5日,在确山县提琴文化产业园的金鸣乐器公司,负责人王金堂在展厅中随手拿起一把小提琴,拨动琴弦,音色纯净。王金堂告诉记者,这批琴即将飞越万里,发往以色列,在“一带一路”上奏响中国“好声音”。

“功夫琴”征服西方人

乐器商约瑟夫是个地道的以色列人,也是个中国通。去年10月,中国(上海)国际乐器展上,约瑟夫来到王金堂的金鸣乐器公司展位前,看到一把把做工讲究的提琴,直呼“漂亮”,他拿起一把小提琴就演奏起了《梁祝》的曲子。一曲奏罢,约瑟夫追着王金堂问个没完:“这些琴很见‘功夫’,是你做的吗?你们是中国哪里的?我们能长期合作吗?……”

约瑟夫当即在王金堂这里下了10多万元的订单,约定3个月后交货。王金堂说:“老外说我们的手工提琴叫‘功夫琴’,这话一点不假,我们的制琴工序多达13道,其中仅上漆这一道工序就要反复进行60多次。”

在一把古朴典雅的小提琴旁边,王金堂饶有兴致地说:“这把琴是我十几年前制作的,用的都是自然风干30年以上的进口木料,目前在市场上价值超过10万元。”记者请王金堂演奏一曲,他连连摆手笑着说:“我们制琴师大多数不会拉琴,都是参照相关标准和个性化定制来制琴。”

不懂五线谱,不会拉提琴,王金堂却深谙制琴之道,“每一把提琴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自己的‘脾性’和‘灵魂’,与琴打交道,其乐无穷。”琴品如人品。处事坚毅务实,做起琴来精雕细琢,追求完美,王金堂如此,确山制琴人大多如此。

物美价廉畅销丝路

在确山县提琴产业园,另外一家企业——昊韵乐器公司的生产车间里,100多名工人正加紧赶制一批订单,一把把承载着音乐梦想的小提琴在这里制成。

“音板用的是俄罗斯的云杉,背板用的是缅甸的枫树,都是风干了好几年的木料。”该公司负责人李建明微笑中透露着自信,他说公司产品多是中高端手工提琴和贝司,销路很好,现在正在赶制韩国和意大利的订单。

来自德国不莱梅的琴商克劳斯和李建明合作已经有6个年头,每年他都会在李建明这里下40万美元左右的订单。据克劳斯介绍,不莱梅艺术学院有不少学生用的就是“确山琴”,他们一致的评价是“质量不错,价位也非常合理”。

近年来,随着产业转移步伐的加快,确山县委、县政府紧抓机遇,积极谋划,于2015年规划了一处占地600亩的提琴产业园,建设标准化厂房,吸引了不少在北京的确山籍制琴师和相关配套企业回乡发展,这其中就包括李建明、王金堂和他们的提琴厂。目前,8家规模较大的提琴企业已经入驻产业园,还有30多家小型企业也在确山县竹沟镇落户生产。该县还与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及阿里巴巴旗下的一达通签订三方协议,为提琴出口搭建平台,让确山提琴顺利搭上中欧班列(郑州)或通过郑州航空港将产品卖向全球。

音乐是有声的梦想,梦想是无声的音乐。小提琴承载着音乐人的梦想,也承载着确山制琴人的梦想。展望未来,确山县县长彭广峰表示,确山将进一步完善产业园建设,包括建提琴主题公园、提琴演艺厅、乐器一条街、乐器大厦等,建成之后,确山“提琴之乡”的美名将沿着丝路传向世界。③5

记者手记

素有“小延安”之称的确山县竹沟镇,在红色基因的浸润下,民风朴实厚重。改革开放以来,凭借着诚信踏实,工艺精良,“确山师傅”一度成为手工提琴行业一张响亮的名片。

虽然在国内有很好的口碑和品牌,但在国际市场上,确山提琴还面临着与我国不少企业相似的窘境:代加工。代工厂家因为没有自家品牌,只能拿到微薄的利润。

让人欣喜的是,在打造“提琴之乡”的过程中,确山提琴文化产业园日趋完善,企业的品牌意识逐步增强。可以畅想,不久的将来,提琴文化将在这里厚积薄发,确山提琴将在世界各地奏出“中国好声音”。③5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