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要闻

郑州10岁女孩出版诗集 作家母亲:一首好诗奖励10块钱

2017-12-15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报道 记者游晓鹏

核心提示|“我想到阳光里洗洗手”“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最近,诗集《孩子们的诗》走红网络,不少人感动于孩子们以率真之口写出的动人语句,也有一些人对孩子们能否写出这样的诗、是否有家长“代劳”存疑。

巧的是,郑州10岁小女孩孙泰惠也出了个人诗集《幻想集》,上周末刚在大树空间书店举行新书分享会。带着好奇,记者联系到了孩子的母亲、河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孙瑜,意外得知,小泰惠8岁弟弟的诗集也快要出版了,不过,孙瑜婉拒了记者采访孩子们的要求。那么,这一家子用什么办法培养出了两位“小诗人”,他们又如何看待孩子们的诗歌在网上引发关注?大河报记者与孩子的母亲进行了对话。

“我一下就被这页纸打动了”

大河报记者:您是作家,女儿写诗是有意培养的吗?

泰惠妈妈:作家是不可能被培养的,需要独自去经历生活和自悟,我也知道写作很辛苦,直到现在,发自内心并没有把孩子培养成作家的愿望。女儿第一次写作是6岁多,小学一年级,上了两个月之后,她把作业本里的一张纸撕下来给我,说妈妈看我写的儿歌,我一看,题目叫《白云》:“白云我们的宝儿,河上的白云。上上下下的白云,土里的白云,天上的白云。”

我一下就被这页纸打动了。我年轻时也写过诗,后来转向小说创作,我说你这不是儿歌,是诗啊。我奖励她一个笔记本,把这张纸贴在上面,告诉她时间长了你就能攒一本诗集。结果第二天,她就又给了我一张纸,题目是《叶子》:“大叶子,小叶子。小小心,小叶子。中国的宝贝,日本的宝贝。”成人可能看不太懂,不知道孩子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或者构思的,但是我突然就发现了孩子身上可贵的东西。

大河报记者:孩子这种想写的冲动是天生的吗?

泰惠妈妈:她对诗歌和文章完全没有概念,我之前没有进行过任何创作引导,后来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要写,她歪歪扭扭写了一行字:是心逼我写的。

听起来几乎不能相信,回想一下,应该跟我对孩子投入的关心和家庭环境有关。我的两个孩子出生都不足月,体重也不够,我特别担心他们不够聪明。从他们出生开始,家里一直都放古典音乐,随着年龄增大然后是各种儿歌,各种经典故事和有声故事,我会给他们念书,《小王子》我给孩子读或者陪孩子听了几百遍,我也发现,孩子们能够领悟到那些字词之间的美好。我每次都用手指着字来读,并且在他们两三岁的时候引导他们认字。6岁时,一般的书,女儿都可以通读。

我的日常生活就是写作,孩子很小的时候就看见我一直在电脑前工作,他们特别想模仿,会问在写什么,我说我在写故事,他们就嚷嚷也要写。孩子不会打字,我就说你说吧我记下来,后来就这么养成习惯了,只要我坐在电脑边孩子就会过来。

10岁姐姐8岁弟弟都出诗集

大河报记者:您觉得孩子对诗歌有概念吗?

泰惠妈妈:我觉得是有的。看了孩子的诗,我真的不是单单从妈妈的角度给予鼓励性的表扬,作为一个写作者,当你真的能够耐心倾听他们的语言,你会被触动。孩子虽然小却不是没有思考的,只是她不告诉你,她高兴的时候会写高兴的诗,悲伤的时候会写悲伤的诗。女儿从第一首诗开始,几乎一天一首。现在基本上是两三天一首,常常是晚上我写我的,孩子写孩子的。女儿从6岁到现在写了将近1000首。现在,8岁的弟弟泰华也已经写了500多首,今年也在《诗刊》上发表了一组诗,目前诗集正在整理明年会出版。

大河报记者:家里出了两个小诗人是否出乎预料?

泰惠妈妈:泰华早期是跟着凑热闹,看到姐姐写诗受表扬就也要写,他不会写字,叽里呱啦地讲,内容是我的小汽车之类,没有多少逻辑性,但是我只管帮他打出来。我确实没有要引导他们创作,孩子们最初也只是一种无意识写作,我希望他们能够掌握把自己的所思所想熟练准确地表达成文字的能力,孩子爸爸是大学教授,也说过现在一些博士生的论文基本文理都不通。

大河报记者:孩子的诗您会进行修改吗?

泰惠妈妈:我会先让孩子自己默读一遍,再朗读一遍,然后自己修改一遍;接下来我会点评一下,指出错别字或用词不当和多余的,还有这首诗好在哪,不好在哪。

一首好诗奖励10块钱

大河报记者:听说写诗给稿费,为什么要“物质刺激”?

泰惠妈妈:女儿3年级以后,有一次念自己的诗给姥爷听,姥爷说写得很好,奖励10块钱稿费。我说不要给她钱,不然就变成了交换。姥爷说,我们写稿不也有稿费吗?这钱就真收了。开始我觉得这么做并不太好,也纠结过,而且女儿自己挣的稿费,你就不太好干预她花钱,她会搞一些重复性的消费,比如一个瓶子她会陆续买回来七八十来个。为了挣稿费,她一晚上写过五六首,你立刻给孩子五六十块钱,好像也不合适。但是,家里最终的意见是,我们总给孩子说些特别大的目标和道理,孩子也不好理解,这些小目标是可以有的,也可以给孩子传递这样一个概念,我的文字也是有货币价值的,就比如放假了有的孩子在街上卖报纸,或者卖花,可以靠体力赚钱,也可以靠智力赚钱。所以现在我不给孩子们任何零花钱,我说,父母亲只负责给你基本的温饱,你的“奢侈品”、你的任何消费活动都要靠自己挣。写诗就成了他们挣零花钱的方式。

大河报记者:怎么想到给孩子出诗集的?

泰惠妈妈:女儿写了诗,我会在朋友圈里晒,方便记录,也能满足孩子的虚荣心,后来也有人建议专门给孩子们做一个公众号,这样影响大一些,但我没有做,写诗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游戏,能挣零花钱,又训练了写作,这样就挺好。我们都知道《伤仲永》的故事,不太想过早把孩子往名利上引,更不想让孩子们成为网红,过度宣传得到享受的是家长,而不一定是孩子。

出诗集其实是成长纪念,孩子本来是反对的,对早期作品不满意,她觉得很丢脸,这说明她能够看到自己的成长。我告诉她,其他的妈妈会给孩子用照片做成长纪念册,我能送给你的成长纪念册就是你的诗集,因为你的几百首诗不是一天写成的。我也用这个办法鼓励儿子,如果你每天打十分钟的游戏,十年以后你还是你,如果你每天写一首诗,十年以后你就会有一本诗集。

孩子们的诗受关注是因为我们对孩子关注太少

大河报记者:最近有本书《孩子们的诗》很受关注,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泰惠妈妈:对我来说(这件事)太稀松平常了,我每天都生活在孩子们的奇思妙想之中。孩子们的诗突然受到关注,我想是因为成年人看到的假东西太多,孩子真实的语言表达,而且是那种让大人们汗颜的灵光四射的语言,才会让网友为之一振。

但是这样的新闻也是一时的,如果我们天天看孩子们的诗,就不会觉得有什么稀奇。这也说明了,我们对孩子关注得太少了,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所思所想。我们的教育是需要反思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注意不能拔苗助长,一个真正关注孩子成长的人,不会在孩子刚刚写了一两首诗之后就去晒、去炒作,而会抓住机会,让纯真的阅读和写作成为孩子们日常的生活。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天赋,只是等待我们去发现。米开朗基罗在雕塑完《大卫》之后说,大卫本来就在那,我只是把多余的大理石去掉了。

《幻想集》

收录诗歌200多首,为孙泰惠6岁以来所作,其中多首曾在《诗刊》等刊物发表。小泰惠笔下也不乏“金句”,比如“雨点落进雪山里,在雪山里滑滑梯。雨点落进山泉里,在山泉里洗澡”,比如“我想找剪掉我脐带的医生谈谈/问问他为什么不给我系蝴蝶结/蝴蝶结多好看/可他偏偏给我一个肚脐眼”。

患有拖延症的树(2016)

我猜,树一定有拖延症

因为树都没有写过作业

书都没有看过一本

连做事很慢的弟弟

都比最勤快的一棵树快

我想问问树

为什么你的妈妈就没有天天围在你身边唠叨呢?

还有

你这么拖延

为什么没有拖延你的长大呢?

麦子(2016)

第一次看见麦子成熟的模样

金黄金黄的

土地捧出它们

捧得如此劳累

关于云

麦子不想说什么了

温柔的阳光拂过

那是天空捎来的信

分不清是鸟鸣

还是光纤抖颤的高音

飘着奶香的诗歌

著名作家张宇惊叹于孩子的想象力,并专门为这本诗集作序,称之为“飘着奶香的诗歌”。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