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艺娱乐

带你了解咱郑州的嘻哈基因

2017-09-18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策划文体新闻部执行记者王峰

不论你原本听不听嘻哈,懂不懂嘻哈,爱不爱嘻哈,只要你混迹网络,爱听音乐,这个夏天就难以逃过嘻哈的“魔掌”。

2005年夏天,《超级女声》激活了国内选秀市场;2012年,《中国好声音》让观众见识到音乐的魅力;2017年的夏天则属于嘻哈,《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让国人看到了嘻哈的多样性和极富观赏价值的一面。比赛过程中势不两立的两位选手PGONE和GAI最终共享了冠军荣誉,多少延续了真人秀的庸俗结尾。

那么我们到底该爱嘻哈什么?长期以来,标新立异、特立独行一直是嘻哈的标签。在很多人看来,它反映了年轻人的反抗和不羁。在《中国有嘻哈》之前,嘻哈就已不再是一种在某种意味上反叛的象征。通过《中国有嘻哈》再度走红的华人说唱歌手欧阳靖8月来郑州谈到嘻哈时表示,你可以不懂什么是popping(街舞的一种),也不明白bat-tle(比赛)的意思,但你的思想只要是嘻哈的,就可以是这个圈子的。所谓嘻哈,更多反映的是一种氛围、态度以及个性魅力,这多少与大多数现代人的生活态度相关,所以,嘻哈就自然而然地成为这种思潮的载体,而《中国有嘻哈》在不经意间当了一次引爆器。

当然,嘻哈属于亚文化的一种,任何亚文化的发展都有两面性,嘻哈的两面性也恰恰通过《中国有嘻哈》表现得淋漓尽致,社会大众只有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才能够完全呈现它正面、积极的一面。年轻的嘻哈受众更要理性地去认识嘻哈文化,要学会在喜爱和接受中提高辨别能力。

看过《中国有嘻哈》后,你想知道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有多少嘻哈基因吗?也许提起国内的嘻哈,北上广深始终是绕不开的,但郑州的嘻哈文化正如中原的位置一样兼容并蓄,在低调中稳步发展,在人们的不经意间成为国内的嘻哈重镇之一。在郑州,我们有全国最大的专业街舞培训机构,也出过国内第一个街舞比赛冠军;在郑州,胡辣汤、烩面、羊肉泡馍和嘻哈可以完美兼容,这也是这个城市的Freestyle。

正如歌词所唱:什么是嘻哈,嘻哈是什么,不管你主流或者你地下,只要你尊重这个文化。

看过《中国有嘻哈》后 带你了解咱郑州的嘻哈基因

看过《中国有嘻哈》后 带你了解咱郑州的嘻哈基因

看过《中国有嘻哈》后 带你了解咱郑州的嘻哈基因

看过《中国有嘻哈》后 带你了解咱郑州的嘻哈基因

看过《中国有嘻哈》后 带你了解咱郑州的嘻哈基因

看过《中国有嘻哈》后 带你了解咱郑州的嘻哈基因  

嘻哈潮

别以为知道freestyle就懂嘻哈

今年夏天,明星吴亦凡的一句“你有freestyle吗”彻底引爆了《中国有嘻哈》,把“嘻哈”这种略显边缘的文化一下子带到大众视野。一时间聊天必带押韵,矛盾要用battle来解决,一言不合就diss,连拍照都要摆出love&peace(爱与和平)的手势。不管你们接不接受,这股强劲的嘻哈风在这个夏天刮遍了生活的每个角落。

先科普——嘻哈和街舞是什么关系?

“嘻哈”一词来自英语Hip-hop,是源自美国的一种黑人街头文化。嘻哈文化发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曼哈顿布鲁克林区,很多黑人青少年在街头以唱歌跳舞、打街头篮球作为消遣,黑人独有的音乐天赋和艺术灵感融入他们独创的歌舞文化,逐渐形成了这种独特的歌舞形式。他们买不起好的音响设备,就提着老式录音机露天唱歌;没有钱买流行衣服,只能将就穿着父母的,便又形成了特有的服饰文化。

《中国有嘻哈》虽说是以嘻哈为噱头,但只涉及了嘻哈的一种形式:说唱。事实上,“嘻哈”是这种文化潮流的统称,包括DJ(碟片连接和混合)、MC(说唱)、街舞和涂鸦四大元素。据华人说唱第一人欧阳靖介绍,嘻哈在美国黑人文化中代表一种生活方式,即使一个人对这四种都不懂,只要他的心态、举止和言行都接近于嘻哈,就可以称为“Hip-hop”。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嘻哈是一种很纯粹的、无门槛的平民文化。

在《中国有嘻哈》中,观众常常可以听到不管是选手还是制作人都会在交流中时不时蹦出几个英语单词,其中以吴亦凡的“freestyle”最为流行。作为舶来文化,嘻哈有一套自己的专业术语。

在嘻哈音乐中,freestyle是即兴饶舌的意思,也是考验选手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准之一。吴亦凡在考核时要求选手freestyle也是给予选手第二次的表现机会,希望他们可以展示更多方面的自己。观众也经常听到选手之间互相diss,指的是争斗,为互相攻击而做的歌曲。diss与battle不同的是,前者是指一首作品,而后者是面对面的即兴说唱对抗。选手周艺轩在表演中还加入了beat一词,其实就是嘻哈歌曲的节奏,也是伴奏曲。另外,选手们在表演前也通常会要求“DJdropthebeat”,就是需要DJ来点节奏,放个伴奏的意思。

在《中国有嘻哈》中,我们常常听到制作人在点评时会用到flow,这是指说唱歌曲里的咬字、发音、韵律和踩拍,大概来说就是流畅度,也是节奏和词的完美融合程度。hook是指整首歌里旋律最舒畅的那部分,一般情况下就是副歌,也就是一首歌的高潮部分。oldschool和newschool则分别代表老派说唱和新派说唱潮流。而MC可不是喊麦的意思,全称是控U麦者(microphonecontroller),意思是能带动气氛,能主持、能rap(说唱)、能freestyle的人。

细思量——《中国有嘻哈》赋予嘻哈怎样的中国特色?

《中国有嘻哈》的总冠军上周六已经诞生,这场真人秀随着5月燥热的天气开始躁动,逐步升温,到了夏天的结尾,也终于随着高温一并完结。抛开一点儿也不嘻哈的结局,这档节目还是给中国嘻哈带来了些什么。比如不听嘻哈的观众,都能脱口而出“freestyle”“battle”;比如原来只能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的rapper(说唱歌手),成了大众文化研究的对象。

《中国有嘻哈》筹备初期,出品方爱奇艺考虑的是如果投资做这个节目,嘻哈文化能否成为一种大众文化。节目总制作人陈伟认为,中国的嘻哈音乐本身就具有从小众走向大众的潜力。这些年,国内的嘻哈音乐陆续从地下走到地上,中国最大的新音乐唱片公司摩登天空2016年成立了自己的嘻哈厂牌。如今,全国活跃的嘻哈厂牌还有50多家。

《中国有嘻哈》总导演车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股早晚要来的潮流,因为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文化主张,而《中国有嘻哈》和互联网的结合让年轻人的话语权和表达欲得以释放,“95后和00后更在乎个性的、直接的表达,更独立自主。当他们开始成为消费市场主力时,需要的正是嘻哈这种自信、直接的音乐载体”。而在陈伟看来,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表达方式,这一代年轻人一直在接受着嘻哈文化,“这也是嘻哈兴起的原因和优势”。

虽然嘻哈源自美国,但中国说唱歌手早已赋予它成熟的中文rap。从小在美国长大的欧阳靖参加《中国有嘻哈》并没有优势,因为节目主要是唱中文rap,这就意味着即使是前辈,也要和一群年轻人一起接受残酷赛制的考验。“我很清楚自己在中文rap领域是一个学生,每一位制作人、每一位选手身上都有我需要学的东西。”最后进入了12强的欧阳靖如是说。

另外,利用明星光环来吸引大众对嘻哈的关注也是嘻哈的中国特色之一。也许普通观众对嘻哈并不感冒,但在吴亦凡、潘玮柏、张震岳、MC热狗等明星的号召下,他们把对明星的喜爱转化为对嘻哈的兴趣。特别是吴亦凡,这一次让大众看到了更多“偶像”之外的专业性,不仅给刚刚了解嘻哈文化的观众上了生动的一课,还充分展现了自己的音乐素养。不少曾经质疑过吴亦凡制作人资格的观众转变了自己的态度,“没想到他不只懂嘻哈,还那么专业”。

嘻哈闯

郑州,你所不知道的嘻哈基因

说起中国嘻哈流行地,北京、上海、广州、成都、重庆等城市算是一线,很少有人将嘻哈与郑州联系起来。事实上,郑州有全国第一家以公司化运作的专业街舞培训机构,也有最早的全国街舞大赛冠军。由于郑州得天独厚的街舞教育环境和地理优势,近年来,许多全国性的街舞大赛都在郑州举行。重新审视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或许会发现更多你不知道的精彩。

嘻哈潮流文化节的前世今生

8月20日晚,第七届嘻哈潮流文化节在郑州会展中心落幕,这是全国最大的嘻哈主题文化节。作为嘻哈界的两位大神,罗志祥和欧阳靖的亮相让这台以嘻哈为主题的盛会获得全国嘻哈爱好者的关注。作为主办方,郑州嘻哈帮集团总经理杨芳采用四面台的形式来呈现这台嘻哈潮流文化节。

2007年3月,嘻哈帮在郑州创立。和很多创业故事一样,杨芳辞掉了原本收入不菲的工作,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盟嘻哈帮。谈到成立嘻哈帮的初衷,杨芳说:“我希望搭建一个平台,让嘻哈爱好者通过街舞过上受人尊敬的生活。这是嘻哈帮成立的初心。”

嘻哈潮流文化节的前身就是嘻哈帮的教育成果展。随着嘻哈帮的扩大及嘻哈爱好者的增多,教育成果展也就演变成一个全民接触嘻哈的平台。杨芳说:“嘻哈潮流文化节每年都在升级,今年则成了中国第一个演唱会级别的嘻哈主题节,嘻哈的四大元素在这里面都有融合和呈现。这是嘻哈爱好者自己的盛事。”

嘻哈已不是小众文化

从小众自娱自乐到大众接受,嘻哈帮用十年时间来实现。从创业初期孩子想学街舞,家长不了解,到现在变成父母为了完成自己以前没机会学的夙愿,主动带着孩子来学。杨芳非常感谢《中国有嘻哈》的横空出世,把大众接受变成了大众喜爱,通过街舞爱好者的传播让更多普通人加入进来。“如今通过《中国有嘻哈》的推波助澜,一下子引爆了国内的嘻哈文化,让嘻哈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从而成为嘻哈在国内发展的最好时期。”杨芳说。

杨芳透露,郑州现在已经和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并称为街舞重镇。据统计,十年间通过嘻哈帮学街舞的就有30万人次,无论是粉丝数量、街舞氛围、选手水平,还是比赛规模,郑州在全国都是绝对领先的。“这些年,很多街舞从业者要研究嘻哈帮都会来郑州,我们组织的全国比赛总决赛也往往会放在郑州。一方面嘻哈帮的大本营在郑州,一方面是因为郑州位于中部,不管是哪个城市的选手来参赛都很方便,因此这座城市天然有嘻哈优势。我们也有信心为郑州的国际范儿添上浓重的一笔。”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嘻哈是叛逆、不羁的代名词,杨芳说:“一言不合就用battle来diss对方的方式非常符合90后的表达方式,这些年来我也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坚持和拼搏。比如欧阳靖,他的成功和努力给年轻人传递了一种拼搏精神。嘻哈少年可以酷,也可以很自我,但要有努力实现自我价值的心,也要努力和社会主流观念达成认知和共识。"

另外,嘻哈的随意自由性也是吸引年轻人的关键因素。杨芳举了个例子,街舞的舞步并没有硬性规定,所有跳错的舞步都可能会形成一个全新的style,每个爱好者都可以听着音乐,按照对音乐的理解来随意发挥。“很多经典舞步都源自于街舞大神无意间跳错的动作,所以它培养了人们的创新性,这也是街舞最大的魅力。”

嘻哈梦

00后想用嘻哈打出一片天

身为郑州人,你了解身边的嘻哈高手吗?出生于2000年的陈培显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不到11岁时,他就在亚洲最大的国际街舞赛事“K.O.D”中杀进八强,从此横扫全国各大青少年街舞比赛。17岁的陈培显现在正在上高二,紧张的学习之余,街舞是他最好的精神调剂。在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陈培显坦言已经明确了未来的努力方向,那就是报考专业音乐院校,做一名能够自己写歌创作的音乐人。

成功背后是大量汗水

陈培显的父母都很喜欢音乐,他从小对音乐就很感兴趣。“我小时候很喜欢迈克尔·杰克逊,家里有一套他的碟子,没事儿就跟着音乐节奏来回晃,那时候才两三岁。”陈培显说。再长大几岁,父母想让他跳拉丁舞,但陈培显自认为与性格不符,因为他不喜欢有固定套路的艺术形式,“当时看到周围有人学街舞,我接触后很感兴趣,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就这样,当时9岁的陈培显开始了自己的街舞生涯。

陈培显说街舞是自己与生俱来的基因,通过8年的学习,跳街舞对自己影响很大。之前不敢在人多的场合公开讲话,也不敢表现自己,如今跳舞成了自己的长处,性格也变得外向开朗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他把舞台当成了展示自己的平台。

2011年,不到11岁的陈培显闯进了“KOD7”的popping(街舞的一种)组八强,这是国际三大街舞赛事之一(其他两大赛事是德国的BOTY和英国的UK-BBOY),也是代表中国最高水平并唯一与世界接轨的街舞比赛;2012年,他获得全国青少儿街舞大赛popping齐舞冠军及个人冠军,并连续三年蝉联popping个人冠军;2016年,在WDG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中获得青少年组popping冠军。

“很多人觉得我拿这么多奖很容易,觉得我是天才,但我想说的是,这些是我无数次尝试后获得的仅有的几次成功。”陈培显说,“我连续努力了100次,成功了十几次,大家正好看到了而已。”谈到屡次获奖对自己的影响,陈培显自认现在还小,只是觉得这条路自己能接着走下去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努力也没有白费”。

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嘻哈

能够让自己放松是陈培显对街舞的直观感受,通过舞蹈他能感觉到自由。“作为学生,我们的课业负担很重,每次考试都是一次挑战。再加上老师、家长的期待,同学、朋友的眼光,以及自己的奋斗目标都会带来很大压力。”陈培显最惬意的放松方式就是听着自己喜欢的Hip-hop,跳着自己喜欢的舞蹈,让心情得以转换,也让自己从紧张的气氛中解脱出来。

陈培显不仅是老师同学眼中的街舞能手,也是班里的学霸。他认为人们不应该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嘻哈。虽然嘻哈源自国外,自身也有一些负面因素,如何过滤掉糟粕,取其精华就要靠个人的修养了。陈培显说:“有很多人觉得嘻哈歌手选取的角度很阴暗、暴力,这是当事人的行为、素质、心理状态和受教育背景共同作用产生的结果。我引用一次比赛结束时一个前辈的话来回应这个问题,‘街舞不是流氓跳的,Hip-hop不是坏孩子玩的’。其实嘻哈文化是积极向上的,会让我们感觉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怀揣远方的梦想,也要兼顾脚下的鞋

谈到河南的嘻哈文化,从小走南闯北参加比赛的陈培显的评价是“纯正、浓郁”,有很多老师跳出来的舞就是那种很oldschool的感觉。而对于街舞中的battle如何定输赢,陈培显解释,输赢标准大部分是按照裁判心中的标准来定的,每个裁判都有一套成熟的判断标准。首先是看舞者对音乐的感觉,如何准确地表达出音乐中的情绪;另外就是动作节奏是否符合标准,这就是每个人的基本功了。虽然街舞并没有统一严格的动作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允许个人自由发挥,但和其他舞种一样,要有坚实的基本功,只有这样才能在街舞的舞台上走得更加平稳。陈培显强调,街舞虽然通过激烈的battle判胜负,但peace是灵魂,也是嘻哈文化的准则,“不管在舞台上多么针锋相对,但都是抱着切磋、交流的宗旨,台下依然是好朋友”。

对于未来,17岁的陈培显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既能写歌又能表演的音乐人。如果有可能,他还想进娱乐圈闯一闯。他的高考目标就是国内顶尖的音乐院校。不过陈培显深知当下要做什么:“我爸说过,人要有梦想,要奔着你的诗和远方奋进的话,首先要兼顾你脚下的鞋子是否穿好了。我的理解是,我爸让我先做好眼前的事,就是学习还有高考,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想以后的诗和远方。”

第七届嘻哈潮流文化节演出现场 本版图片均由郑州嘻哈帮供图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