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山之石

“文惠卡”,激活演艺市场一池春水

2016-12-01  来源:人民日报

天津市民王璐璐最近如愿以偿看了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全新打造的大型历史话剧《子曰》,对于80后的她来说,这部戏不仅让她体验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孔子,通过刷卡看戏,也切身享受到了政府的补贴。

王璐璐看戏用的是“天津文化惠民卡”,今年3月她排了两个小时的长队才领到的。话剧《子曰》票价100元,“文惠卡”用户打五折票价就是50元,由于卡里80%的钱是政府补贴的,王璐璐实际上只花了10元钱。

全国首创“变补贴院团为补贴市民”

2015年3月28日,天津首次推出“文惠卡”。“文惠卡”是实名制卡,市民凭身份证、手机号办理,每张卡面值500元,政府补贴400元,市民支付100元,可用于观看11家市级国有院团的所有演出,并享受三到八折优惠,卡内金额用完后还可以继续用现金消费并享受优惠。11家院团几乎囊括了天津所有知名剧团,包括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天津歌舞剧院、天津河北梆子剧院、天津评剧院、天津京剧院、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天津交响乐团、天津市曲艺院团、天津市杂技团、天津市儿童艺术剧院、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由天津北方演艺集团联合运作。

据北方演艺集团有关负责人介绍,“文惠卡”是全国首创对市民看戏进行补贴的惠民形式。从运作方式上来说是“变补贴院团为补贴市民”。2015年,天津发放6万张卡,财政投入2400万元;2016年发放10万张卡,财政投入3660万元。

“文惠卡”演出的平均票价是56.16元,补贴后市民实际每张票支出11.23元, 这大大降低了市民走进剧场看戏的门槛,很多从没进过剧场的人走进剧场看戏。各院团演出的平均上座率达到了88.8%,比以前增长了1倍以上,改变了过去送票也难填满剧场的局面。

发行“文惠卡”以来,推出“文惠卡”演出2019场,平均每天3.9场,同比增加92%,“文惠卡”平台交易额达4238.7万元。一些热门演出,往往提前三四个月票已订出。

倒逼各文艺院团跑步进入“互联网+”时代

“文惠卡”不仅让市民拿到了实惠,也拥有每年1500余场演出的自主选择权利,而“文惠卡”市场的“大蛋糕”,各院团能分到多少,靠各院团的演出水平。

天津人民艺术剧院院长钟海说,以前各院团演出不问效果,演了也就演了。“有了文化惠民卡,再有这种想法就行不通了。你排的戏观众不爱看,他就不会买你的票。”“天津文化惠民卡”带来的低票价让观众有了更多选择权,倒逼各文艺院团转变观念“按需生产”,排演百姓喜闻乐见的好戏。

以前国有院团的市场营销是短板,缺乏现代营销手段,好戏找不到观众,观众不知道好戏在哪。以文化惠民卡推出为契机,天津建立一套从线上到线下的现代营销体系。

“观众登录惠民卡网站就可选择购买11个院团的演出票,并可以到任何一个院团取票,还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查询各类演出信息。‘文惠卡’的推出,让国有院团从门房卖票模式升级到‘互联网+’时代。”北方演艺集团有关负责人介绍,运用大数据分析,定期为10万名会员推送个性化的演出资讯,实现精准营销,同时指导院团推出群众喜欢的剧目。

百姓有更多选择,更多实惠

经过一年的运行,“文惠卡”在天津已经很有名气。2016年,发行方又运用网站、微信、手机短信、平面媒体、户外媒体等多种方式宣传推介“文惠卡”。去年错过“文惠卡”申领的许多市民,今年很早就留意起“文惠卡”的发放消息,“主要是为了带孩子看儿童剧、木偶剧,也想给家里老人办一张。”王璐璐说。

3月10日一大早,尽管寒风刺骨,为了购买“文惠卡”,天津人艺门口还是排起了长龙,有些大爷大妈甚至四五点就来排队了。最终,2016年新增发的卡半天就销售一空。

实际上,2016 年“文惠卡”扩大了发行,在武清、东丽、北辰3个郊区县试点发行“文惠卡郊区县卡”,并发行1万张“文惠卡学生卡”。此外,还发行5000张“文惠卡公益卡”,免费赠送给中小学贫困生。

北方演艺集团负责人表示,虽然目前“文惠卡”主要针对11家国有院团,但“文惠卡”票务营销管理系统也为民营院团提供服务,目前,已经为民营剧院营销220场演出,观众通过票务系统购票,可以享受相关优惠。

据介绍,每年天津市范围内的民营院团演出、外地引进演出等约有800场。2017年,天津将进一步扩大“文惠卡”使用范围。现在正进行调研,拟将这些演出全部列入“文惠卡”观看范围,让百姓有更多选择,多看精品、多得实惠。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