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创意

国图举办创客大赛探索古籍文创空间:把“甲骨文”带回家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60岁的设计师刘志远,最近正忙着为甲骨文与陶瓷水杯牵线搭桥,桌上铺满了手工陶瓷甲骨文姓氏水杯和姓氏盘的设计草图。说起他与甲骨文的缘分,离不开去年10月由国家图书馆主办的国家典籍博物馆年度大展——甲骨文记忆。正是在那次展览上,刘志远第一次与这种来自华夏民族初始的文明密码亲切接触。虽然经过漫长的掩埋,但那些从上古时期留存至今的横竖曲直,仍让他惊叹不已。刘志远决定,用甲骨文进行文创设计。

他与几位设计师朋友分享了这个想法后,大家一拍即合。没多久,刘志远收到了由中国图书馆学会和国家图书馆联合主办的“我与中华古籍”创客大赛的邀请。创客大赛于今年3月15日启动,面向全国征集竹简、舆图、古籍装帧等图案。来自全国图书馆的图书馆员、艺术设计学院的学生、专业设计师等参赛者,均可免费利用国图提供的资源。日前,创客大赛邀请来自高校与设计界的专家组成评委团,正式对参赛作品进行评审。

把古籍与现代生活用品嫁接,让人们亲近经典

怎样把甲骨文变成文创产品?刘志远选择以中国家庭里常见的茶具作为载体,然后从甲骨文中挑出常见姓氏,把二者烧制在一起,变成仿古茶具和杯盘。“茶艺是中国特色,甲骨文更是中国独有的文字,两者结合在一起,能达到传播传统文化的目的。”刘志远希望,通过中国人对姓氏的尊崇而锁定目标消费人群。一个带有自家姓氏的文字被书写成甲骨文印在茶具上,放在家里,更像是对家族远古血缘的追认。“现在很多老家族里还有家谱和族谱,而在城市家庭几乎看不到了,茶具更多是在唤醒人们的记忆。”刘志远说。

“近年来,图书馆的定位发生了转变,不再囿于看书学习,公众希望图书馆也能成为资源分享的中心。”在中国图书馆学会秘书长霍瑞娟看来,民间有着不少对传统文化有兴趣并有设计能力的人才,可是苦于没有资源。“我们一直在做专业性强的展览,可古籍与公众的隔膜是推广的最大瓶颈。创客大赛就是为了打破这种局面。”霍瑞娟对此深有体会。

古籍文创开发,最困难的是如何选择恰当的表现形态

文化事业单位搞文创,并不是新鲜事。但如何在古籍文创上做出新文章,不是个简单的活儿。

“国图里那一册册古书,排山倒海似的压在库里,但设计师没故事可讲。”国图展览部副主任张立朝说,对于设计者来说,最困难的就是如何选择恰当的表现形态。

专业设计师也有困惑,比如古籍与现代生活的内在冲突。“一开始还曾用甲骨文做过一些现代用品,比如充电宝、手机壳、U盘,但最终还是因为冲突太大而放弃。虽然这些东西现在年轻人用得多,造型也不难看,可把甲骨文放上去就是显得生硬造作,而且市面上五花八门的造型很多,消费者选择的空间大,甲骨文的特色很容易就被淹没了。”刘志远说。

还有一个困难,出乎刘志远的意料,“国图的资源虽然多,但没有整理完全,有些资源还不能开放给设计者和公众。”两年前,刘志远试图将国图馆藏《十竹斋画谱》里的梅兰竹菊配图和题诗编织在一起,设计成笔记本的形式,“四君子”一花一册,做成全套。但是,国图目前只将兰花谱整理完全,其余花谱仍不可用,刘志远的创意就实现不了。

省级、地市级图书馆的文创开发也面临很多困难。霍瑞娟说,这些地方图书馆不仅“很难产生文创动力”,自身也缺乏文创能力。

日前,《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出台,文化事业单位从事文创开发“名正言顺”了。“已经有一些投资公司跟我们接触过,如果文创作品足够优秀,也能找到好的孵化平台,那么它们开拓出更大的市场,就指日可待。”霍瑞娟说。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