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名家

张高山

2015-10-12 14:49  来源:大河网


孙荪

张高山,号景行斋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书协副主席、篆书委员会主任,三门峡市文联主席、书协主席。早年以篆刻、篆书名世,近年精心研习行草、小楷,深得其味。

书学为基诸体为用

像许多当代书法家一样,张高山先生的书法也是诸体皆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篆书。

篆书体像另一种文字。这认为大概缘于我对中国书法所知有限,篆书对我有种神秘感。高山的篆书作品在我面前是一幅幅奇瑰的图画。其甲骨文书法如儿童所作书画,挥笔如刀,线条爽利,率真自在。其金文钟鼎或如宫殿楼阁,飞檐斗栱,密茂工整,井然错落;或如嵩阳书院前的将军柏,挺立于天穹原野,骨气洞达,森然劲健。其小篆,更如满园盛开的牡丹菊花,灿然,圆满。

高山本是文学出身,并非由绘画而喜好书法,但何以在书法中找到了契合自己心灵需要的言说方式,又特别对篆书情有独钟?

从艺术选择的角度看,直接的原因是他喜好篆刻,篆刻必须以深厚的篆书功底为本。但似乎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这恐怕就植根于他的文字学和书学的观念了,即他对于学问寻根究底的浓厚兴趣和创作上溯源而上的深刻冲动。

书法以书学为基础这是高山的一大特点

一部中国书法史的主干是书体演变史。而书体的演变,恰如凤凰涅槃一样,一次次火中重生,一新其面目。尤其是篆书到隶书的蜕变,不啻重生。就艺术价值而言,各种书体各有千秋,无须厚此薄彼。但在发展的长链条中,总有来龙去脉,先后轻重。唐宋以降,“书必入晋方成正果”成为主流观念。但其实,篆书更加接近中国汉字书写的“原初创意”,或者说中国书法的“原创”,充溢着中国人生动活泼令今人出其不意的智

慧。故而,篆书至汉代成为“小学”,成为中国文化的基础学问,自然也应当成当今书法的源头。这是一种更宏大、更全面的书法观念。

说到这里,我想起马克思关于希腊艺术的前提是希腊神话的理论。马克思认为,在艺术本身的领域内,某些有重大意义的艺术形式只有在艺术发展的不发达阶段才是可能的。希腊神话就是通过人们的幻想,用一种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它是希腊人童年时代的产物,也是人类童年时代发展得最完美的地方产生的具有永久魅力的创造。它不仅是希腊艺术的武库,而且是它的土壤。不仅仍然能够给我们以艺术享受,而且就某方面来说,还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

认识篆书在中国当代书法中的价值,是可以由此受到启发的。还如马克思所说,一个成人不能再变成儿童,否则就变得稚气了。但是,儿童的天真不使人感到愉快吗?他自己不该努力在一个更高的阶梯上把儿童的真实再现出来吗?

当然,我并不认为高山是要当书学家,他的主要目标还是书法创作。他在书法诸体习练与锻冶的途路上,特别在篆书中找到了自己可以练功、寄情、养性的“桃花源”。他融合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借鉴古今篆书大家,形成了自己一派典雅清健的书风。尤可贵者,高山并非只是模仿和搬演古篆以彰显自己的学问,而是注重诸体互释互动,把端严方正的篆书与劲健舒漫的隶书,妙曼洒脱的行草,结合成褚体互证、正欹互参的典雅篇章。

同时,由于篆书的线条功力和结构功夫,高山的楷书亦自成一体,重起重收,敛放自如,密茂活泼,劲健朴厚,令人感到其中深藏着的内在力量,足可与其篆书相辉映。

高山命我作文,大概因为高山与我有一共同处,即都是文学出身,而当今书法家爱文学者多,作家懂书、善书者寡,他偏偏想听听我的意见。我说了以上的感觉,一定有不少外行话,以博高山及书界朋友一哂。

庚寅立冬日于郑州一心斋

(孙荪,原名孙广举,著名作家,曾任河南省文学院院长、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