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名家

侯和平

2015-10-10 14:54  来源:周口晚报


今年61岁的侯和平在河南书法界已扬名多年,他的作品曾13次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大型书法展,两次入展中国书法兰亭展。

初练书法并非兴趣

在他童年的记忆中,虽然家乡很穷,但文风很盛,县城里许多人家都教孩子读书写字。侯和平6岁时,在父亲的教导下学习写毛笔字。开始的时候,侯和平对书法算不上兴趣,就只是听父亲的话,每天写几十个毛笔字而已。因为字写得好,学校里的黑板报经常由他来写,久而久之,在父亲的“强迫”下,逐渐培养出来了。

因参军与魏碑结缘

侯和平真正爱上书法是从1972年开始,当年他18岁。1972年,侯和平高中毕业,因为当时大学不招生,他离开学校以后,选择了参军。军旅生涯为侯和平的书法之路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侯和平的从军地点在洛阳龙门山,此地因为有龙门石窟而闻名天下,这里碑刻题记数量居全国石窟之首,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龙门二十品》。

侯和平第一次看到代表魏碑书法最高水平的《龙门二十品》时,心灵深处受到了巨大震撼。“看到魏碑书法的大气豪放,他觉得找到了共鸣。从此,侯和平便对魏碑着了迷。即使在今后的几十年里,侯和平写遍了各种书体,而且在草书方面也有所建树,但他仍对魏碑情有独钟。

每天坚持练字两小时

部队里纪律严明,每天都要按时出操、学习、执勤、休息。而对于见识过《龙门二十品》后擦出火花的侯和平来说,他每天心痒难耐,总想找机会比着练习一下。于是,他每天利用休息时间,根据《龙门二十品》的要领练习魏碑。每天坚持练字是他心目中最快乐的事。没有固定的练字场地,也没有纸和笔,他就直接用手指头在身上比划。

与书法名家“对话”

在侯和平看来,东方艺术的最高境界是“线条”,写草书就是玩“线条”。草书的美就在于它的大气磅礴、一气呵成,给人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他对黄庭坚的《诸上座帖》、孙过庭的《书谱》爱不释手。在书法创作过程中,他致力于求新、求变。他认为,写草书需直抒胸臆,胸藏沟壑、缺乏真性情的人写不好草书。

骑马跨缰走天涯

从1972年入伍,到2009年转业,30多年的戎马生涯,对侯和平的书法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侯和平在离开家的时候,曾经对他的父亲说:“我要骑马跨缰走天涯。”正如他所说,30多年来,他驻守过漠河边防连、站过南海哨所、去过新疆……

1997年,侯和平调离洛阳前往平顶山任职,在此期间,侯和平与当地书法家协会建立了联系;2002年年底,河南省军区与河南大学联合创办河南大学人民武装学院,侯和平前往该校担任校长;2002年,侯和平成为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2009年,侯和平离开部队,转业到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工作。

阅历的增加,也为侯和平的书法作品增加了些许奔放与豪迈。以至于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看到侯和平的书法作品后,力挺侯和平练习草书。侯和平告诉记者,张海在2005年时对他说:“你的草书有一定的气象,沿着这个方向走,将来会有收获。”

在侯和平心目中,张海阅人无数,特别是在书法方面经验非常丰富。侯和平很重视张海向他提出的意见,同时也觉得自己的性格非常适合写草书,侯和平便开始对草书进行探索和研究。

仰望草书

虽然侯和平的书法技艺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当被问及对自己作品的满意度时,侯和平坚决地说:“不满意。”他表示,草书是书法中的最高境界,草书的文字记载已经有3000多年历史了,而真正的草书大家却寥寥无几,只有真正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写好草书。他认为,书法是东方艺术的瑰宝,是最能体现中华民族文化的艺术形式,而草书又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而自己还没达到这个境界。

侯和平说:“草书世界就像天空一样高远广阔,二王、张旭、怀素、黄庭坚等大家就像一颗颗璀璨的星辰,我只能仰望。”对于自己多年来的成绩与形成的风格时,侯和平表示 自己到现在还在摸索、探索的过程中,尚未完全形成自己的风格。

如今,侯和平的作品已经参加过13次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大型展览,两次入展中国书法兰亭展,而且这一成绩在业内足以令人仰视,但他却依然保持谦虚的心态,在书法的道路上奋力前行。



【责任编辑:张馨予】